黃大荷

2015年07月21日来源:是黄大河才怪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愿我不会辜负你的等待。
再也找不回那年盛夏的温度如此就长长阔离,请原谅我的不争气,终究落了泪。 我曾说,要微笑着看着彼此渐行渐远,无奈还是鼻酸。一年相伴,朝夕共处,不长不短,不惊不扰。我们已将最好的年华剪下来,缝进彼此生命,也当让它历久弥新,光彩照人不是吗。 怎能忘怀所有的点滴。快乐的,难过的,放肆挥洒过的热血青春,和着记忆一并咽下,长埋于此。我亲爱的,永远的二班。 缘分清浅,盛不住一个盛夏的悲欢。那年阳光温热,人生初见,苦涩而微甘的十五岁。从此携手,万水千山,回首,我们还有彼此。 话音落下,眼角也潮湿了起来。世事错漏,自己渺如尘埃,只剩无奈。 别了,高一。别了,亲爱的你们。别了,让我自豪,让我骄傲,让我快乐,让我温暖的二班。 此后天涯海角,只愿莫失莫... 2
浮世轻狂考后总有无尽感慨,总觉得像是逃过一个大劫般舒心,殊不知早已踏上这条在劫难逃的不归路。 三天埋首于试卷题海中自是烦闷的,所幸自己还保有一颗初三时的豁达心,不再执著于这红色阿拉伯数字的大小。也罢,这终究不过是一个空洞的数据,不值得我以血泪相许。 一日聒噪的等待,我方才知自己的懦弱胆怯,会兀自发抖,会冷汗直流,会忧心忡忡的计算着这些我誓要鄙夷的数字,原来我还稚气未脱。那份早已消失殆尽的大喜大悲忽而又回来了,那份无索无求的麻木感,却被掺入了混沌的感情杂质。 我该是看淡一点,看低一点,自是不能忘记第一次流下的泪,自是不能忘记这分秒间流逝过去的十五年。 仍是欣赏王海桐的那句话--世事尘嚣,尤须心灵恬静,但求能宁静... 2
生命里的繁花似锦开学已近一个月,身处烦嚣闹市,仍觉心灵孤寂。你似是不能懂这若隐若现的惆怅,抑或是我学不会强颜欢笑。在陌路上遇到故人自是心里温暖的,总想起莫愁前路无知己,相逢何必曾相识,不免又泛过一阵无言的苦涩。没错,我仍然眷恋着尘封的旧时光,回首如端凝一张色调温和的老照片,谢谢你,陪了我不温不火的三年。自此之后,只剩我一人坐在寂静的夜班车里,与绚烂的霓虹灯光相依为伴。谢谢你,曾在我的记忆里留下繁花似锦。 1
就此默然相望严寒是一头蛰伏在秋阳下的猛兽,时而暴躁如洪水没城,时而温婉如清泉碧溪,它总是如此喜怒无常,只叫人手足无措。 昨夜在窗外的台上看见一只苍蝇状的小虫,攀附在粗壮的防盗网上。我用灯去照,它便仓皇地窜入夜幕之中。许久,我又觉窗前有黑影在闪动,仔细看发现还是刚才那只小虫,扇着丑陋而萎靡的翅膀,在玻璃窗前上下翻飞,似乎是想寻一席庇身之所。 我被它这么来来回回的撞击玻璃搅得有些心烦,便重重地朝它落脚之处捶了下去,企图用声波来催促它离开。它似乎真是被吓到了,一下子不见了身影。 我得到了片刻的宁静,长舒一口气,继续手上的工作。良久都没再看见那只小虫,我不禁又有些淡淡的失落。立冬将近了,眼前之景虽还是残存着...
念秋许久没有立在阳台前如此细致的欣赏清晨的朝霞。大概是渐渐入冬的缘故,终于让我有机会眺望远方朝霞,不急不躁,不紧不慢,只存着淡淡的闲适安然。 地平线处,先是一缕明艳而妖娆的殷红,如同一颗光亮滚烫的血色明珠般悬在中心大厦的楼顶。云层变化极快,才是眨眼的功夫,那缕方才还娇弱的红便晕染了整个天际,苍穹间尽是缤纷的暖色,恰似一幅壮丽而旖旎的水彩画。 清风拂过之处树影模糊成一片,尚还带着浓绿的枝叶因添了一层薄薄的金色光晕而显得格外柔和迷蒙,一切都是刚开始般的清新模样。紫荆粉嫩或淡紫的花瓣落在地上,虽已算作是残花败柳,却还是不由得让人心生出零落红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感慨,不为什么歌功颂德... 1
静静地来,切忌喧哗晚上六点结束打球,在车站看到有空座位甚是高兴。只是不免又有些疑惑,正等车的人不少,却没几个愿意坐着。 着青布棉罩衫和藏青色印花裙的老人神色焦躁地徘徊在路旁,佝偻着背,胳膊夹着两个硕大的环保袋包裹。默立在巨大广告牌前的白领专注浏览手中手机,荧光映在憔悴的脸上,偶尔呆滞的抬眼看看眼前匆匆掠过的车流。 坐在空荡长椅上的我在一群沉默又浮躁的人中显得格外突兀和闲适,大概是从来没有这么静下心来仔细端凝入夜后璀璨的广州城。车水马龙,华灯初上,听着温软又细腻的调子,也许嘈杂的最高境界便是荒野般的沉寂。 在读者上读到一句亦舒的话--做人凡事要静。静静地来,静静地去,静静努力,静静收获,切忌喧哗。 生活若能处处留意,想必... 1
十指相扣,白首不离那是在一个雾霭重重的阴霾早晨看到那两位踟蹰前行的老人。 老夫妇的步履缓慢,一小步都似乎都是跨越了一个光年般艰难。丈夫也不急躁,十指紧紧缠绕着夫人的粗糙手掌。牵引她缓缓前行在朦胧的清晨雾气里。 只是那一瞬间的画面,公交车便匆匆掠过这对迟缓的老人,也罢,这循规蹈矩的公交车总不能为了我个人刹那心生的感触而停驻吧。我讪然,是否是我太感性了,总爱把所有的搀扶和依靠都定义成相濡以沫,长相厮守的伟大而持久的爱情。 也许当日那对蹒跚老人只是安然地做彼此的拐杖,心里不似我般空发诗意。可想来也是,若这一丝一缕融汇在日益苍老的岁月里的关爱都要强加赞颂,那又何来由心而生,情不自禁的爱情。 想起前几日语文老师让我们随笔写爱情观...
微笑向阳的Angel其实Angel这个名字已经用滥了,每个人都可自诩自己就是纯洁善良的Angel,我对这大众的名字早就失去了新鲜感,只是,没曾想,这世上真有如此明媚如朝阳的女子。 这是我第二次还是第三次见到她吧。刚从数学作业里挣脱出来,就见她低垂着头静坐在刺眼的白炽灯下,她抬眼,莞尔,吃力地说出你好”,但说得格外清晰。若不是亲眼看见她,我该是永远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娴静的女孩凭一己之力读完了高中,大学,像普通的人一样学习、工作。 这该是怎样一股锲而不舍的坚韧力量。惨白的白炽灯下她的灵魂似乎都是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夺目光芒,而我的麻木倦怠却让我格外苍白。我有什么理由颓唐?没有。 她真的人如其名了,是个清新脱俗的Angel... 3
恍惚间,绿已逝放学晚了,不得不挤晚班车。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在麓景路下车再步行至购书中心。只是,眼前景似是都不同了。那是陌生而冷漠的荒芜感,空荡荡的短街上已无绿的身影。只剩冰冷的砖路一直延伸。半年前围起的那堵隔离墙终是被推到了,留下的却只是一派惨淡萧条的景象。我宁愿那堵塑料隔离板还在,那么记忆里早六点看到的晨曦还会依旧。那是蓦然一回首,正看见橘色灯光下停驻在小路边的出租车,橘与绿色交织和色,涂抹了尚还灰暗阴冷的清晨。这该是一幅凝固在胶片上的温暖照片,似是八十年代的质朴生活。可惜,这都不在了。如今充盈眼前的绿,已成灰。
1
©黃大荷 | Powered by LOFTER